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宝丫头的爱情海

风景,在心里。幸福,在路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指尖有颗温暖的沙  

2011-10-20 10:35:35|  分类: 精品文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  指尖有颗温暖的沙 - 宝丫头 - 宝丫头的爱情海
 

 11岁那年,他的父亲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,连续多天的暴雨,山坡上一块大石头松动,滚下来砸中了他的父亲。原本体弱的母亲经受不起这巨大的刺激,没多久也撒手人寰。短短的时间,他成了孤儿。他父亲的同事收养了他,但是同事的妻子不高兴家里平白无故多一个人,于是,他依旧一个人住在原来的房子里,害怕的时候就把全家福照片紧紧抱在怀里。

14岁那年,他的画在日本获了奖,养母不肯提供路费,没有参加颁奖礼。他把所有的奖金一分钱没留地都给了养父母。在获奖的画的背面,他画了一家三口,那是他和自己的父母。他把画放在枕头下面,夜夜枕着入睡。

初三的某一天,我去同学家里拿课堂笔记,看到了一位面容苍白的清瘦少年,他画了一幅画,让我猜里面有几张脸,而我怎么都看不出他所说的脸。我的同学就是他养父母的女儿,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他,也第一次听说了他的故事。那天,他刚刚拿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来与养父母道别。

在大学的一次同学聚会上,又见到了他,他还是那么清瘦,只是开朗了许多。让我叫他“长腿哥哥”,并且当场示范,果然一条腿越过另一条腿可以触到地面。他说我是他妹妹的同学,也就是他的妹妹,并且他留了电话号码给我。

有一次寒假结束回上海,下错了站。冬季的清早,天很黑,找不到公交车和地铁,仅有的出租车也都被别人抢走了。又冷又怕的我想起他住在附近,忐忑着拨通了他的号码,吵醒了尚在睡梦中的他。他二话没说,拦了一辆出租车赶来,将瑟瑟发抖的我送到了学校。

 

       指尖有颗温暖的沙 - 宝丫头 - 宝丫头的爱情海

 

后来,他坐了牢,罪名与经济有关,判了4年监刑。那段时间,许多人说他品行不端,同学朋友纷纷与他划清界限。可我不信,我不信那位笑起来羞涩安静、手指干净、画得一手好画的人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。

再后来,他提前释放了,我在一位学姐家里见到了他。他入狱后,这位学姐是唯一与他保持联系的人。学姐跟我说,他是替养父坐牢的,养父承包了一个项目,结果被人骗了,养母跪下来痛哭着求他……后来,我问起这事,他只是笑笑说都是过去的事了,不要再提了。

他在陕西支教那一年,偶尔会打个电话给我,在时断时续的电波里,我可以听到他告诉我吃到了什么样的野果,见到了只在书本上见过的珍稀动物。他也会说,那些淳朴的孩子让他感动,贫困的生活条件令他难过得哽咽,更多的是,飒飒风声掩盖了他的鼻音。

支教回来后,他的生活健康而有规律,每天早起锻炼,读历史、读佛经,读一切感兴趣的书,然后画画,写字。每周末会去特教学校教孩子们画画,跟他们一起坐在地上没心没肺地大笑……

我不止一次地想,他——我的这位朋友,就是我指间的一粒沙,有温度,有质感,太多坚韧,很少抱怨,爱多到伤害都拿他无能为力。即使这世界会渐渐地模糊、陈旧、褪色,但是这粒沙始终会让我觉得有些许珍贵的东西留在了身边,可以平静地经历爱与怕。

 

       指尖有颗温暖的沙 - 宝丫头 - 宝丫头的爱情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文/网络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摘录/宝丫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宝丫头推荐阅读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1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